<noscript id="eiuwm"><kbd id="eiuwm"></kbd></noscript>
  • <noscript id="eiuwm"><kbd id="eiuwm"></kbd></noscript>
    <center id="eiuwm"></center>
  • <center id="eiuwm"><source id="eiuwm"></source></center>
    <td id="eiuwm"><source id="eiuwm"></source></td>
    <td id="eiuwm"><source id="eiuwm"></source></td>
  • 新基建促進經濟發展,獨角獸將來自于產業互聯網

    導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十二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奇帆在6月22日的2020財新夏季峰會上表示,與美國相比,我國產業互聯網還處在發展初期,國內消費互聯網在2014年以后進入了緩慢增長期,實際上已經接近天花板,現在漸漸進入拐點了。目前國內還沒有什么產業互聯網企業嶄露頭角,美國科技股前20位的上市公司有7個產業互聯網公司,市值等于美國最大規模的20個上市公司市值的50%。中國還沒出現這個現象,5G時代將形成產業互聯網時代,這是個巨大的藍海,今后的獨角獸主要產生于產業互聯網系統。

    劃重點:

    根據國家發改委等有關部門給出的定義,新基建主要包括三個方面內容:

    一是信息基礎設施,包括 5G 網絡、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等,涵蓋了通信、算法、算力等方面;

    二是融合基礎設施,是應用上述技術對傳統基礎設施進行賦能增效、改造升級,形成如智能交通、智慧能源等;

    三是創新基礎設施,比如支撐重大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的大科學裝置、大試驗平臺等。

    黃奇帆認為,與傳統基建相比,新基建有四大不同:

    一是服務對象上老基建針對的是人流、物流,為人員流動和貨物貿易提供極大便利;而新基建更多針對的是信息流、資金流。

    二是投資的經濟性,老基建投資大、回收慢;新基建投資規模大小不一,但總的來說回報期相對較短。

    三是投資主體上,老基建一般由政府投資或由政府兜底;新基建則一般由市場主體自主投資,自負盈虧。

    四是投資的經濟社會效益,老基建投資奠定了城市經濟這一人類偉大發明的發展基礎;新基建投資則奠定了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生命經濟這些人類未來文明的發展基礎。

    黃奇帆還指出,新基建涉及的信息基礎設施如5G網絡、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等本身將帶來天量投資。

    根據工信部有關機構測算,2018年我國信息通信產業(具體包括電子信息制造業、電信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互聯網行業等)規模達到6.4萬億元,在GDP中占比達7.1%。

    “預計2020~2025年期間,我國5G商用將直接帶動經濟總產出10.6萬億元,直接創造經濟增加值3.3萬億元。其中5G基站將會有500萬~600萬座,每座20萬元,投資規模也將達到萬億。”黃奇帆說。

    另外,各地正在新建數據處理中心,黃奇帆指出,中國今后5年將會增加1000萬臺服務器。這1000萬臺服務器連帶機房、電力等設施建設至少將帶動投資1萬億元。

    再如物聯網,預計未來5年將至少有30億~50億終端聯網,形成萬物互聯,將帶來投資規模也會達2萬億~3萬億。人工智能、區塊鏈等也將是萬億級的。

    黃奇帆還強調了數字化平臺對傳統產業的改造,將形成具有顛覆意義的產業互聯網。他認為,產業互聯網是一片藍海。有關材料分析,全球目前有 60余個萬億美元級產業集群,可與數字化結合,實現數字化轉型。據測算,僅在航空、電力、醫療保健、鐵路、油氣這5個領域如果引入數字化支持,假設只提高1%的效率,那么在未來15年中預計可節約近3000億美元,平均每年約200億美元;如果數字化轉型能拓展10%的產業價值空間,每年就可以多創造2000億美元以上價值。

    “如果說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市場目前只能夠容納幾家萬億元級企業,那么在產業互聯網領域有可能容納幾十家、上百家同等規模的創新企業。這是一個巨大的藍海,今后的高價值公司很大可能主要產生于產業互聯網系統。”黃奇帆表示。

    以下為演講實錄:

    黃奇帆:各位同志、各位朋友,根據會議的主題,我就新基建、新機遇做個發言。

    根據國家發改委有關部門給出的定義,所謂“新型基礎設施”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系。

    主要包括三個方面內容:一是信息基礎設施。包括5G網絡、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等等。涵蓋了通信、算法、算力等方面。二是融合基礎設施,是應用上述技術對傳統基礎設施進行賦能增效、改造升級,形成如智能交通、智慧能源等等。三是創新基礎設施。比如支撐重大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的大科學裝置、大實驗平臺等等。在新冠疫情沖擊國內外經濟的背景下,發展新基建是應對經濟下行的有力武器,是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更是引領新科技和產業革命的戰略依托。

    (一)新基建和老基建有4個不同。與老基建相比,新基建有以下幾個方面的不同。一是從服務對象看,老基建如機場、鐵路、公路等,針對的是人流、物流,為人員流動和貨物貿易提供極大的便利。而新基建如5G網絡、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更多是針對信息流、資金流,不僅為人們提供了點對點的即時信息服務,還通過基于互聯網、物聯網的金融支付工具,便利了資金的跨地區流動,也為基于網絡的服務貿易提供極大的便利。

    二是從投資的經濟性看。老基建投資大、回收慢,一條一百公里的高速公路投資規模至少50、60億元,其回收期一般要20年、30年。新基建投資規模大小不一,但總的來說回報期相對較短。

    三是從投資主體看。老基建一般有政府投資,有的雖然做了PPP,但往往需要政府兜底。新基建則一般由市場主體自己投,自負盈虧,比如中國的通信基礎設施是由幾大電信企業在投,前幾年組建了鐵塔公司也是以企業形式存在。

    四是從投資的經濟社會效益看。老基建投資形成了若干交通樞紐,奠定了城市經濟這一人類偉大發明的發展基礎,新基建投資則奠定了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生命經濟這些人類未來文明的發展基礎。不僅本身形成了規模龐大的數字經濟產業,還顛覆性地將傳統產業數字化,從而產生不可估量的疊加效應、乘數效應。

    (二)新基建將助推數字經濟產業化,形成萬億級的自成體系的數字化平臺。新基建涉及的信息基礎設施,如5G網絡投資、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區塊鏈等本身將帶來天量投資。根據工信部有關機構測算,2018年我國信息通信產業具體包括電子信息制造業、電信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互聯網行業等等,規模達到6.4萬億元,在GDP中占比達到7.1%,預計2020—2025年期間,我國5G商用將直接帶動經濟總產出10.6萬億元,直接創造經濟增加值3.3萬億元。

    其中5G基站將會有500萬到600萬座,每座20萬元投資,投資規模也將達到1萬多億元。再比如各地正在新建的數據處理中心,去年全世界在建的大型數據處理中心有180個,一般10萬臺服務器規模以上的數據中心算是一個大型數據處理中心。所以,去年全世界就有1800多萬臺服務器在安裝建設中。中國今后5年將會增加1000萬臺服務器,這1000萬臺服務器連帶機房、電力等設施建設至少將帶動1萬億元。

    再如物聯網,預計未來5年至少要帶動30到50億個終端聯網,形成萬物萬聯,將帶來的投資規模也會超過2萬多億元。其它比如人工智能、區塊鏈等的投資也都將達到萬億級。

    更為重要的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和網絡包括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五位一體將形成數字化平臺的有機體系,共同生成在5G基礎上,成為一個類似于人的智能生命體。如果將這種數字化平臺用人類類比,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以及物聯網就像人類的神經系統;大數據就像人體內的五臟六腑、皮膚以及器官。云計算相當于人體的脊梁骨;沒有網絡,五臟六腑與脊梁就無法相互協同;沒有云計算,五臟六腑無法掛架。而沒有大數據、云計算就是行尸走肉、空心骷髏。有了神經系統、脊梁骨、五臟六腑、皮膚和器官之后,加上相當于靈魂的人工智能,人的大腦和神經末梢系統,基礎的大致于云的平臺就形成了。而區塊鏈技術就像人類不可篡改的分布式基因,經過更先進的基因改造技術,從基礎層面大幅度地提高大腦反應速度、骨骼的健壯程度、四肢的操控靈活性等等。總之,互聯網數字化平臺在區塊鏈技術幫助下,基礎功能和應用將得到顛覆性改造,從而對經濟社會產生更強大的推動力。

    (三)新基建將助推傳統產業數字化,形成具有顛覆意義的產業互聯網。顛覆性是指數字化平臺跟傳統產業,或者經濟形態結合的,會產生顛覆性的改造作用。比如數字化平臺跟城市結合就形成智慧城市,跟工業制造結合,就形成工業制造4.0。跟物流結合當然就是智慧物流。跟金融結合,就是金融科技。它可以顛覆各個傳統產業,推動傳統產業數字化,特別是將形成具有顛覆意義的產業互聯網。

    所謂產業互聯網就是利用數字技術把產業各要素、各環節全部數字化、網絡化,推動業務流程生產方式重組變革,進而形成新的產業協作、資源配置和價值創造體系;與消費互聯網相比,產業互聯網有明顯的區別。比如產業互聯網是產業集群中多方協作共贏,消費互聯網是贏者通吃。產業互聯網的價值鏈更復雜、鏈條更長,消費互聯網集中度較高;產業互聯網的盈利模式是為產業創造價值、提高效益、節省開支,消費互聯網盈利模式通常是先燒錢補貼,再通過規模經濟和增值業務賺錢等等。

    構建產業互聯網是產業價值鏈重塑的過程,產業鏈上的每個環節都需要做數字化升級,產業生態不再只是傳統意義上把原材料變成產品,還要加工數據要素,把數據變成產品的一部分,并進而通過數據產品和服務拓展產業鏈的價值空間。在發展產業鏈的過程中,傳統產業要進行大膽的變革,敢于拋棄落后的商業模式,對組織架構、組織能力進行升級迭代,提高組織內部協同效率,更好、更快地為數字化轉型服務。

    產業互聯網是一片藍色的海洋,它的市場空間有多大呢?有關材料分析,全球目前有40多萬個萬億美元級的產業集群,可以數字化結合,實現數字化轉型。根據測算,僅在航空、電力、醫療保健、鐵路、油氣這五個領域,如果引入數字化支持,假設只提高1%的效益,平均每年就可以產生200億美元。在15年中,預計可節約近3000億美元。如果數字化轉型能夠拓展10%的產業價值空間,每年就可以多創造2000億美元以上的價值。所以,如果說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市場目前只能夠容納幾家萬億元級的企業的話,那么在產業互聯網領域就有可能容納幾十家上百家同等規模的創新企業。

    與美國相比,我國產業互聯網還處在發展初期,國內消費互聯網在2014年以后進入了緩慢增長期,實際上已經接近天花板,現在漸漸進入拐點了。目前國內還沒有什么產業互聯網企業嶄露頭角,美國科技股前20位的上市公司有7個產業互聯網公司,市值等于美國最大規模的20個上市公司市值的50%。中國還沒出現這個現象,5G時代將形成產業互聯網時代,這是個巨大的藍海,今后的獨角獸主要產生于產業互聯網系統。

    (四)加快新基建有助于完善中國創新體系,推動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到目前為止人類社會已經經歷了三次工業革命,目前正在興起的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從1760年到1840年前后,標志是由機器替代人類,那個時候大清王朝還處于沉睡狀態。第二次工業革命從19世紀90年代到19世紀末,標志是電力的廣泛應用,那個時候中國還處于清王朝滅亡前后的動蕩年代,我們也沒跟進。第三次工業革命是20世紀40年代、50年代到2010年前后,以原子能、電子計算機、空間技術、生物工程的發明和應用為主要標志,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有幸參與了第三次工業革命。可以說前兩次工業革命中國都錯過了,第三次(工業革命)讓中國趕上了,但我們只是參與了,還沒達到引領工業革命的前后。

    2020年前后科技革命呈現出了新的特征,一些領域出現了新的突破,有人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這個階段中國的創新能力也發生了新的飛躍。2011年中國授予的發明專利申請量躍居世界第一位,占到全球總量的1/4。中國申請人通過專利合作條約PCT途徑提交的國際專利申請量上升到世界的第四位。國內發明專利申請量、授權量和有效專利數量全面超過了國外數量。

    但是我們也要清醒地看到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我們的基礎研究能力有待進一步提升,創新體系仍存在不少短板,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仍有待探索,在新冠疫情深度沖擊全球經濟大背景下,唯有科技、唯有創新才是走出危機贏得主動的治本之道。加快新基建建設,特別是加快布局一批大科學裝置和大實驗平臺為代表的創新基礎設施,同時服務于科技創新體制改革的深化,將有助于打造基礎研究、區域創新、開放創新和前沿創新、深度融合的協同創新體系,有助于進一步激發全球創新動能,有助于中國參與甚至是引領第四次工業革命。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奔驰彩票